默多克:数字媒体是新闻集团下一目标

06-09
作者 :
蓟爻冗

  CCTV《岩松看美国》2009年4月24日播出《等待机会――白岩松专访新闻集团主席默多克》,以下为完成台本:

  解说:4月4日,周六。当记者来到新闻集团的时候,默多克早已经在他宽大的办公室里等待着摄制组。

  白岩松:首先我要跟您道歉,您牺牲了周末的时间。

  默多克:这是我的容幸。

  白岩松:不过可以当成一个特殊的周末。

  默多克:30分钟的吗,还是多久?

  白岩松:是的

  默多克:如果你想要简要地谈谈我们在中国的一些活动,我们可以谈,你想要谈什么都可以。

  解说:就在距离这座大楼不远的地方,就是此次金融风暴的中心,华尔街。这场像雪崩一样的金融危机,从著名的华尔街开始,在短短几个月内,就迅速向各个行业蔓延开来。而默多克也没能逃脱被冲击的命运。两个月前,新闻集团公布了最新财务状况,承认去年一年已经净亏损64.2亿美元,股价下跌69%。默多克随后也向媒体表示,新闻集团正在遭遇着成立50年来最严重的危机。

  白岩松:作为新闻集团,在这几个月的状况怎么样,是否也是一个非常难受的时期?

  默多克:是的,我们的媒体广泛分布在世界的不同地方。我想在这里,或者说在英语国家,我们是最大的。

  虽然我们也受到一些影响,比如在印度,还有别的一些国家。

  白岩松:这几个月接连听到和传媒有关不好的消息,包括在美国很多的报纸,很有历史的报纸都不见了,那么您觉得现在已经到了最糟糕的时候了吗?

  默多克:这个东西很难说。金融危机现在对消费者来说几乎是打击,销售影响广告,所以东西卖不出去,广告也卖不出去。报纸、杂志和电视台的收益急剧减少,这就影响了他们的利润,或者对一些媒体来说,彻底失去了利润来源。

  白岩松:在前几年时间里头,新闻集团收购了很多传媒,比如像《华尔街日报》等等,如果要是知道之后可能会有这样的一个很大的金融危机,那些收购的动作是否还会继续?

  默多克:是的。我预料到了经济危机,也许我们等一两年再买会更便宜。但是我们为《华尔街时报》以及我们进行的收购感到自豪。华尔街日报是全美唯一一份发行量增长的报纸。

  解说:其实,不光是默多克,美国整个传统媒体尤其是报纸业,都在这次金融风暴以及新兴媒体的冲击下,日益陷入困境。

  据美国报业协会上个月做出的统计,去年美国纸质媒体广告收入锐减17.7%。而从去年开始,美国4家大规模的报业集团已经相继提出破产保护申请,其中包括拥有《洛杉矶时报》、《芝加哥论坛报》等知名报纸的“论坛报业集团”。这家在全美年收益排第二、总发行量排第三的报业公司,以彻底倒闭的方式,让美国传统媒体行业再次遭受重创。

  白岩松:在这样一个大的金融危机下,报纸受到的冲击非常非常大,很多报纸都不见了,电视也在受到影响,您是否在感情上会感觉很痛苦,会很难过?还有人担心是不是传统媒体的时代已经结束了?

  默多克:不,一点也不。我热爱报纸,喜欢报纸这种面对公众,交流观点、新闻的功能,我想这是不会变的。可能发生的就是,更多的我们通过网络和移动媒体,新的阅读工具,比如亚马逊的Kindle(电子书阅读器)。这些仅仅是一个开始,还会有更多更好的方式供我们接收新闻,所以我们的报纸会以不同的形式呈现。像现在这样印在纸张上,也会在移动的阅读器上随时更新,每小时、每分钟更新。所以,只要你有一个好的品牌,美誉度高,报道真相,人们喜欢阅读,那么我想肯定能从中存活下来,脱颖而出,变得更具竞争力。

  白岩松:金融危机可能像对传媒的一次洗牌,洗了一次牌,您觉得洗完牌之后传媒会因此发生一种什么样的变化,格局是否会变,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洗牌?

  默多克:我想你可能会发现有些报纸有了新的买家,你会发现非常少一些报纸消失,但主要在于内部管理不善和它们所在地经济的衰退。就像在密歇根的汽车工业危机,底特律的报纸就会衰落,大报,从每周发行7天缩至2天,会发生这样的变化,在经济衰退的地方,但是我认为不会是一种普遍趋势。你能发现在管理上的变化,比如有些家族经营的报纸,他们的第3、4代继承者不如最初创立者那么擅长经营,就会卖掉,找更好的人来经营。确实会有变化,但我觉得不是根本性的。

  解说:就像在金融危机中,默多克随时在等待和寻求着形势的转变。多年来,寻找一切可能的机会并及时出手,一直是默多克遵循的商业原则。从进入21世纪以来,互联网、手机电视等新媒体的扩张,极大地分流了传统媒体的受众,冲击着传统媒体的垄断地位,传统媒体面临严峻挑战。

  显然默多克也早已经意识到了新媒体的重要性。从1999年开始,默多克的新闻集团逐渐进入互联网、数码电视和无线通讯产业。2000年,默多克又尝试和YAHOO合作,并建立多家新闻、医疗和电子商务网站。2005年后,默多克又大力并购了一系列新媒体,由此又拥有了大量娱乐、游戏和社交网站。

  对于新媒体,许多人都熟知默多克的这样一句名言:“我不了解互联网而且永远也不会懂。不过你不必了解互联网,只要懂得如何利用它就好。”

  白岩松:虽然您的感情可能是很多年都与报纸、电视紧密相关的,但是现在从商业角度来说,是不是数字媒体已经成为你绝对的下一步的目标了?

  默多克:是的,我想是的。数字媒体绝对是未来。我们要应用数字媒体,采取新的方式做现在的事。

  白岩松:但是它们之间矛盾吗,您在未来的时间怎么去平衡它们两者之间的关系,有多少投入是在传统媒体,而又有多少是在新媒体?

  默多克:两者差不多。我们需要在全世界进行传播,不论是通过传统媒体还是数字媒体,需要确保我们公司在技术上有实力来实现这种好处,事实上要成为数字领域的先锋。这仍然是我们最重要的一个目标。

  白岩松:但现在“改变”是一个非常流行的词汇,我们也得谈谈这个词,那您觉得传统的媒体在目前需要什么样的改变呢?因为我听到了您说的一句话,您说办报纸可不能仅仅是为了得普利策奖,而应该是让人们更爱看。这是否说明,您特别希望现在的传统媒体必须有很大的变化?

  默多克:是的,生活需要改变。我们希望能自我改变,我们经常相信世界上完全不同的一些东西。但是谈到我们的生意,谈到经营模式以及如何,获得收益以支付雇员的薪水,我们也在改变,现在更多通过收费向那些喜欢收看我们的节目,喜欢我们电影的人收费,还有就是通过广告,我想人们在生活中购物与销售的方式也会发生很大变化。我们这里的亚马逊就是个例子,它是全世界最大的售书网站,只需上网,找到你喜欢的书,那边记录你的阅读编号,他们还推荐给你可能喜欢的别的书,20分钟之内就能买到想要的书。现在,能买的东西更多了,能买冰箱、能买药,或者任何别的东西,都是一样的。这必将影响大型传统的百货商店的生意,他们生意会很难做,提供和以往一样的服务,商业世界一直在发生着各种变化。

  白岩松:那么对于很多新媒体来说,他们都觉得它是未来,但是现在想要通过它挣到钱很难,因为它到处都是免费的午餐,您觉得,这让我想起您当初做有线电视的时候,它会像有线电视那样那么快地就被人们接受,愿意为它付费吗?

  默多克:是的,这不容易,但是可以执行。比如,现在《华尔街时报》网络版已经开始收费了,大家都乐意付费。其他的综合性报纸,像《纽约时报》这些有很好网站的报纸它们是不收费的,我们试图收费,但一收费网上的读者数量就会剧减。

  白岩松:正好是我关心的一个问题,《华尔街时报》整个在线的部分是收费的,盈利增长的速度怎么样,会有越来越多的人愿意为它付费吗?

  默多克:是的,我们的订阅量,包括《华尔街时报》网络版和普通版都在提高,所以我们为《华尔街时报》感到高兴。但是别的报纸就比较困难,英国的《泰晤士报》发行量还好,《星期日泰晤士报》也能保持良好,但是网络版有大量的读者,我们还没有开始收费,但以后会。网络给你一个机会真正地对读者进行细分,通过登记信息知道他是谁,找到他所在的社交群体,广告不需要卖给每一个人,只需选择,可能对20万年轻妈妈或者两千万名医生,不管什么,通过报纸和杂志是做不到的。

  白岩松:有人认为说现在传媒新旧媒体之间的战争可能不像过去只有一个胜利者,未来可能是所有的媒体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电视和网络可能很难分清谁是谁,他们可能变成一件事情,您同意这种看法吗?

  默多克:我相信对每个人来说都有发展空间,看谁分得更细。人们的时间就这么多,我们会发现,这里,我前面说的传统电视网它是免费的,但跻身与上百个频道的竞争当中,也必须要改变商业模式,习惯与面对小群受众。要是他们收视群体庞大,有高达25%的收视率,广告自然就进来了。但你不可能一直都能这样,我希望我们可以。我想商业模式要改,传统媒体的,单一报纸带来的收益,两三年之后,就算从金融危机中复苏了,总的收益也会变少。每个人都有空间,但是信息会一直有价值,特别是专业的信息。不论是为青年人提供的体育信息,还是财经信息。

  白岩松:作为一个电视人我必须要谈一下电视,因为我也注意到有很多的人在写文章的时候说默多克先生可能对卫星电视已经失去了兴趣,这是真的吗,您怎么看待电视的下一步?

  默多克:不可能,不不不。我们掌握了英国40%优质卫星电视,英国唯一的卫星公司有将近1000万的观众。我们也是意大利唯一的卫星公司,在德国有投资。我确实,把这里的公司卖了,因为我以为电话公司、有线电缆,为人们提供统一价格的宽带、网络服务、视频,卫星电视很难和他们竞争,但是我被证实是错的,至今为止我们卖掉的公司一直都运行地很好,因为卫星电视有能力,出很好的,高清的画面,现在对于高清的品质要求,数字就能达到并提供,尤其是在广播体育赛事的时候表现地尤为突出,公众喜欢这种高品质的电视。

  解说:默多克于1985年放弃了澳大利亚国籍加入美国籍,为后来拥有美国电视台扫清了法律障碍。而他把办公地点选择在华尔街,又让他可以最近距离的捕捉到世界热点新闻。在他的办公室里,大屏幕上随时播放着集团旗下的各类电视节目,书架上是由集团发行的各种报刊杂志。而旁边摆放的妻子和孩子的照片,则为他的办公室增添了几分温馨。而在记者采访的当天,邓文迪也带着女儿来到现场陪伴丈夫。




本文转载于 新浪网:http://tech.sina.com.cn/i/2009-04-26/13513039383.shtml